关于我们 | 部门概况 | 学校主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新闻查询
视频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校友动态

蔡延青:和我“一起”,改变世界

字体: 2015年04月14日 浏览量:来源:校报209期 作者:文/李胜彬 陈永恒 编辑:谢晓鹏

蔡延青(阿菜/Kenny Choi),2009年毕业于我校政法学院社工专业。

蔡延青(阿菜/Kenny Choi),2009年毕业于我校政法学院社工专业。毕业后加入某互联网创业团队,2010年进入腾讯工作,2011年6月创办了针对中国年轻人群体传播社会创新的专业媒体"BottleDream",是国内第一个传播社会创新的主题媒体;2012年9月开始了为期一年半的“环球社会创新纪实之旅”,独自行走了20多个国家,以影像和文字的形式记录世界各地的社会创新改变世界的故事。2013年10月他于广州创办了华南地区最大的联合办公空间“一起开工社区”,旨在为华南地区的创新创业者提供充满灵感的办公室空间与资源共享平台。2015年3月荣登“定义未来:福布斯2015年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榜单。

这段时间,朋友圈里不时地被一个叫蔡延青的年轻人刷屏,起因是年初的时候他登上福布斯“2015年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榜单。《福布斯》中文版2015年30 under 30的评选前言这样表述:“在过去,年轻于职业上的成功而言是一种障碍……现在情况已不再如此。那些成长于高科技时代的人看待事物的角度完全不同。他们的雄心抱负要大得多——而且与他们所成长的这个充满活力、创业精神和火急火燎的数字化世界完美契合。如果你想要改变世界,那么不到30岁的年纪现在正是一个优势……年纪还不到30岁的优秀年轻人,他们正在撼动我们的思想、我们所处的市场……。”

01 BotttleDream:“人生只为了自己过,是一种缺失与遗憾”

在广工大读书期间,蔡延青担任了政法学院学生会主席、校艺术团舞蹈团团长,175CM的身高、高鼻梁、偏瘦,装扮颇潮,是师弟师妹眼中的风云人物。他精力充沛,除了本专业,还自学平面设计、摄影,跑到隔壁的艺术设计学院蹭课,参与讲座和展览。少年的他,异常地渴望感受到一个缤纷的世界。

2009年,蔡延青毕业了。和班上其他同学不同,他没有选择去安安稳稳地做一名社工,而是一头扎进了互联网创业团队,一年后入职腾讯,从事交互设计。这份工作能发挥他的热情和想象,有着不错的收入和体面的工作环境,可社会工作专业出身的蔡延青,总觉得自己可以发挥更多的能量,影响更多的人,“如果人生只为了自己过,是一种缺失和遗憾。”

2011年初,蔡延青参加了香港MaD组织的社会企业峰会,社会企业不是纯粹的企业,它们通过商业手法运作,赚取利润用以贡献社会。很多社会企业新颖的运作模式让迷茫中的蔡延青脑洞大开。心底一直埋藏着公益梦想的他被深深地吸引了。

在当时的2011年,国内的社会企业还凤毛麟角,整个行业比国外起步晚,经验不足,需要有更多的案例和理论去指导。做一个网站专门翻译国外社会企业的动态,让大家了解外面的人是怎么运作的,这样的想法让蔡延青激动不已。于是,2011年6月,名为“BottleDream”,专门记录社会企业案例的网站诞生了。在BottleDream的宣传片里,蔡延青这样解读社会创新:“一群人,协作努力,用创新的方式解决某个特定的社会或环境问题……每个社会创新的故事里,都包含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全新思维和行动。”

BottleDream介绍了纽约举办的一场Design for the Other 90%的展览:一家南非公司推出一种名为Q鼓的75升环形滚桶,可以在地上滚动,大大方便了负责取水的老人和孩子;一家丹麦公司推出了一款名为生命吸管的净水装置,可在极度浑浊和污染的水中除去导致腹泻、痢疾和霍乱的细菌,使人们可以直接饮用地表水。这些设计简单实用,更重要的是价格低廉,满足多数穷人的需要。

BottleDream一天天长大,蔡延青自己也在悄悄改变:“其实,我挺讨厌现在的设计界,大部分设计师只想设计更豪华的汽车、更好看的手机、永远不会有人穿的时装。他们改变的只是一小部分富人的感受。剩下将近九成的穷人没有设计师关注,恰恰是面向他们的设计才可以显著提升和改善生活质量。因为那是从无到有的质的飞跃。”

02 环球社会创新纪实之旅:Work more for the Other 90%

BottleDream得到了粉丝热情的回应,蔡延青意识到,简单地搜集和介绍国外社会创新的案例已经不能满足国内对这方面的知识需求了。他 想要做的更多,希望与 世界上最有创意的年 轻人面对面地交 流,将这些资料拍摄成纪录片,传播给中国的年轻人。

理想很丰满。可怎么筹够环球行的开支费用?蔡延青想到了时下新潮的互联网众筹。他将自己的项目放到追梦网上,意想不到的是很快就募得16.5万元,远远超过项目所需的12.5万元。这是一个完美的开始!

2012年7月,辞掉令人艳羡的工作,蔡延青带着众筹的16万元开始环球社会创新纪实之旅。他扛起摄影器材背起旅行包,1个人走过3大洲、13个国家、20多个城市,采访了超过50名社会企业家与创新者,用文字和影像记录世界各地年轻人用创新的方法改变世界的故事。

对于受访者的挖掘,蔡延青有自己的把控,基本上是基于MakeSense社区,借助滚雪球的方式进行联系。采访对象的筛选原则是不采访大牌的、有历史的、成功的NGO组织,要采访新创的社会企业及其创始人的故事。

采访围绕几个基本问题展开,那就是——为什么衷情于社会企业?商业模式是什么?期望解决的社会问题是什么?一个在英国成长的加纳裔青年让蔡延青印象深刻。他通过销售水壶帮助家乡的加纳人民喝上了净水。他与英国的许多餐厅和咖啡馆合作,水壶购买者只要拿着水壶到贴有这个项目LOGO的餐厅都可以免费装水喝。水壶的销售价格是12英镑,其中6英镑将直接捐给净水工程,另外6英镑将作为项目的运转资金使用。

03 Yi-Gether:华南最大的联合办公社区

在一年半的环球社会创新纪实之旅中,有一个叫做联合办公空间的地点引起了蔡延青的关注,很多采访对象都约他在当地这样的空间见面。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空间?

为什么这些想要改变世界的年轻人都选择在这样的空间里扎堆?

它究竟有什么魅力?

疑问牵引着蔡延青每到一个新城市就去探访当地的联合办公空间寻找答案。他发现,联合办公空间倡导的是一种开放共享的价值理念和互助协作的精神,鼓励跨界交流与共享。这个发现让蔡延青激动不已,在伦敦的街头,他对着摄像机说:“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回国做些什么了!”

2013年,蔡延青用了三四个月的时间组建团队筹集资金,又用了三四个月把一个老城区里的旧厂房改造成一个开放式的办公空间,取名“一起开工社区”,简称“一起”。10月15日发布第一张宣传海报,11月30日举办Opening Party宣布正式开业。“一起”渴望构建一个去中心化的平等的大家庭,有着开放共享心态的年轻人们在这个大家庭里跨界互助学习与协作。

刚开始时,很多人对“一起”的模式与定位不了解,发生了许多啼笑皆非的事情。比如有人想租空间当仓库,放淘宝货品;有发型师想租空间做VIP理发室;有人质疑是骗子公司,要求看营业执照……

“一起”的成员们不断地跟来访的客人讲价值理念,讲愿景,同样的话每天要说十几遍甚至几十遍。因为这是新东西,需要他们耐心地去推广。同时,他们还通过策划丰富的创新创业主题的活动,吸引一批又一批潜在会员。慢慢地,蔡延青和团队成员逐渐摸清了大家的真实需求,对大部分创新创业者来说,这里能不能办公不是最重要,重要的是在这个社区里能学习到什么知识,认识到什么人,链接到什么资源。这迫使他们重新思考自己存在的价值。

目前,“一起”已发展成为华南最大的联合办公社区,正在探索跨界社群共建的可持续社区生态。

BottleDream、环球社会创新纪实之旅、“一起开工社区”,一步步走来的路上,蔡延青慢慢认识到了生命不可思议的能量,生之有限,有什么想实现的梦想,那就开始上路吧!看当我们问到他对师弟师妹们的寄语,他哈哈一笑,一语双关:“与我'一起',改变世界!”

扫一扫
关注广东工业大学官方微信

扫一扫
关注广东工业大学官方微博

扫一扫
手机看广东工业大学新闻网

关闭

我来说两句
 友情链接

Copyright@2013 gdutnews.gdut.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工业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网络信息与现代教育技术中心 电子邮箱:xwzx@gdut.edu.cn

建议使用IE7内核以上浏览器